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專欄 謝孟雄 ​借鏡新東京

​借鏡新東京

出處/ 2008年9月號/第264期 
撰文/
瀏覽數 : 5783
收藏 瀏覽數 : 5783
​借鏡新東京

紮實的創意是這趟新東京行後,對日本的新感覺……


2000年受到全球泡沫經濟影響,日本經濟也不好,但日本人並未如此悲觀,他們一直思考如何重新再站起,認為東京是一個歷史都會,如果將東京進行都市更新再造,相信能夠再次躍起於國際舞台。


於是他們選定一個精華區六本木,把這個約10公頃的基地,做一整體的規劃,10公頃大概3萬坪左右,經過7年的興建,中城(Tokyo Midtown)現已成為全球建築師都想造訪的東京指標,開幕短短兩個半月的時間,就吸引了近800萬人次到該地購物、休憩及參觀。


中城的中央有一棟摩天樓,是個地下5層,地上54層的大樓,周圍由5棟20多層樓高的建築圍繞,外圍有綠地環繞,還有花園住宅,更有Ritz-Canton Hotel提供商、辦、住、遊等全方位服務。


最難能可貴的是它的綠地面積占40%,周圍附帶有4個美術館(新東京美術館、森美術館、三多利美術館、2121設計館),包括安藤忠雄、青木淳、黑川紀章等國際級大師的作品,透過中城,東京向世界展示它的設計力,成為世界城市美學的經典。


我覺得中城的規劃是整體全方位的,它不豪華,它是低調的奢華,但什麼叫低調的奢華?我感覺它很有內涵,比如有一個景觀是用竹子鋪搭而成,竹子隨風飄逸,坐在那邊就能有感受。也有些走道的設計,呈現光與影的藝術表現,因為它的設計都有一些內涵,讓你有一種來了還想再來的感覺。


印象最深的是黑川紀章設計的新東京美術館,美術館一年大概要花15億日幣的費用,15億大概是5億多台幣,可是館內的收入只有5億,換言之,約有2/3的經費是國家津貼的,或許很多人會問,這個不賺錢為什麼要做,可是這就代表一種國家形象。因為透過這些美術館就能把國家文化創意的形象向國際展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東西,也是日本政府為何要花15億來推行國家文化創意形象的原因,可是它所產生周邊的觀光效益,卻也有百億的產值。


我覺得日本的中城是一個很典型成功都市再造模範,其實台北也可以。


比如松山菸廠這地方,雖然現在做巨蛋已經定案了,可是我總覺得松山菸廠真的不適合做巨蛋,應該做一個文化中心,做一個漢學研究的中心,因為國父紀念館在旁邊,很適合做一體的規劃,30多年前,實踐大學創辦人謝東閔先生就曾提這個案子,可惜未被重視。相對的,巨蛋體育館或許該遷到關渡平原那一帶較好,因為巨蛋在松山菸廠蓋起來,到時附近交通擁塞,恐怕會難以想像。


一直覺得台灣最缺乏就是文化科學園區,如果松山菸廠能規劃成文化園區,或者是與國父紀念館一帶結合成漢學文化園區,再將日本的中城各樣多元的元素放進去,或許能成為另一個我們獨特的美學經典園區。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