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親子之間 親子溝通 人之初!大哉問? 誰來教青少年懂性

人之初!大哉問? 誰來教青少年懂性

出處/ 2004年3月號/第214期 
採訪整理/
瀏覽數 : 2927
收藏 瀏覽數 : 2927
人之初!大哉問? 誰來教青少年懂性

北一女畫私處的作業引發社會廣為討論,究竟性教育要怎麼教?孩子需要知道的性知識,又該深入到何種程度?日前北一女中一位王姓教師,要求女學生自繪性器官,引發家長反彈,並連同教育團體召開記者會,伸張學生的「人身隱私權」。

 

在這件性教育風波中,所有的教育團體和家長,並不否定老師的用心,只是對老師的教學方式提出質疑,認為應該可以改採「家長更能接受」的教學方式來教學生,甚至質疑:難道只有自繪性器官才能了解自己的身體嗎?

 

雖然後來,整件事在校方善意的表示:「日後將主動與家長溝通教學方式」下圓滿落幕,但卻也引發另一個更重大的課題:究竟性教育怎麼教才對?現代孩子所需要知道的性教育,究竟要深入到什麼程度?如果家長面對性器官,都還臉紅耳赤,又該如何教導孩子關於「性」的種種事情?

 

性可做不可說  父母羞於啟齒

不可否認的,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國內的父母通常很難大方的向孩子啟齒:「你是怎麼來到世界上的?」雖然新一代的父母比較不會用「石頭蹦出來的」、「垃圾筒撿來的」之類無稽之說來搪塞,但真正能夠在孩子四五六歲,對自己感到好奇時,光明正大地說出:「因為爸爸媽媽很相愛,所以爸爸把身上的精蟲,放入媽媽身體中的卵子。寶寶在媽媽肚子裡生長了九個多月,時候到了,寶寶就從媽媽的陰道中滑出來了。」的父母,畢竟是少數。

 

國內性教育的引進者、師大衛生教育研究所晏涵文教授說,一般人常誤以為性教育就是性器官、性行為的教育,導致一談到「性」,大家總覺得那是骯髒的、不可說的,不但家裡頭父母完全不教,學校裡也缺少專業課程及師資,為孩子指點迷津,使得許多青少年,在性知識幾乎是零的情況下,就迷失在網戀、援交、SM、自拍、色情網站等危險遊戲中。

 

「性資訊」不等於「性知識」,「性知識」也不等於正確的「性行為」。晏涵文認為,現代孩子的性資訊來源複雜,其中許多是誤導的行為,也混淆了價值觀。「網路固然有很多優點,但同時也改變了人與人的關係,也構築了一個親密關係和隱私分享的虛擬世界。」

 

青少年重實踐  小孩玩大車

舉例而言,網路上的交談,因為不是面對面,青少年在分享時,幾乎很快的就「交淺言深」,許多隱私和秘密的經驗,甚至大膽的性幻想,孩子可能不會和父母或好友談論,卻可能和網友分享得鉅細靡遺,比任何親人都還「親」。一旦聊天過程中,有一方提及「我好寂寞」,另一方也熱情回應,兩個幾乎是陌生的孩子,可能一見如故,互相以身體找到關懷。

 

「日本高中女生性行為的比例已超越男生,不但是全亞洲最高,而且高中女生性行為的比例,更從1999年就衝破了50%,這說明網路的出現,改變了幾世代以來的兩性行為。」晏涵文說,夫妻因「愛」而結合,因「性」而有子女,卻放棄教導子女的權利,改由社會混亂的資訊來教,其實是很不對的。

 

以台灣為例,小學就有學生上網,此時可能是以電玩為主;至國中以後,就開始上BBS、網路聊天室,可能互傳訊息、分享感受,甚至讓隱私表露無遺。「更可怕的是,因為網路會營造一股開放的氣氛,使得青少年誤以為『大家都如此』,久而久之,便能接受隨俗從眾的言行。」

 

跟不上的學校教育及父母觀念

晏涵文十分憂心地說,雖然父母的教育態度漸有改變,但速度真的很慢;教育方面的九年一貫課程七大領域,也有單獨的「健康與體育」領域,但由於高中的教材要95年才正式實施,師資培訓也才剛開始,單靠課外活動加強,不但速度很慢,也屬於單點切入,效果不夠全面。

 

據了解,教育部曾做過高中男女生的性知識測評,發現高中職男生的性知識成績很差,但去年教育部有計畫的在全國各高中職實施兩小時的愛滋病宣導防治課程,高中男生這方面的成績立刻變好了,顯示有沒有進行性教育,學生對性知識的了解真的相差很明顯。

 

一年約要巡迴演講200場性教育講座、本身也是中華民國性教育協會理事的王瑞琪說,台灣的少女雖未必如媒體般炒作,人人都「性」致勃勃、腦袋空空,不懂得保護自己,但未滿19歲少女的生育率為千分之十三,高居亞洲已開發國家之冠,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隨性做 不避孕 糊裡糊塗當媽媽

王瑞琪引用女權會的調查指出,已有性行為的年輕人,根本不會或不懂得採取避孕措施的重要性,甚至有高達43.5%的國中男生覺得:「關我屁事」;而必須承擔懷孕後果的女生,竟然也有33.3%說:「不會(避孕)耶!」難怪台灣每年由少女糊裡糊塗生下的娃娃,人數居高不下!

 

王瑞琪還發現,年輕人通常都知道取得避孕用品的地方,也不見得不曉得「大孩子養小孩子」有多麻煩,只是他們「心存僥倖」,認為自己不會這麼倒楣,剛好中獎;萬一真的這麼「衰」,花幾千元去「夾娃娃」就好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王瑞琪嚴肅地說,有不少研究已證實,少女容易生出不健康的小孩,未成年少女太早生育,也會對少女本身的健康造成威脅,再加上墮胎可能帶來的併發症……,實在不能等閒視「少女增產報國」之事。

 

推給社會教育  孩子學到什麼

王瑞琪很感嘆地說,當成人社會還在斤斤計較於校園性教育的尺度,或為了保險套販賣機該不該進駐校園吵翻天之際,根據坊間一家雜誌去年的調查指出,台灣已有36%的女孩在未成年(20歲以下)的時候就有了性經驗。

 

這些多半還在就學的孩子,她們在國中的時候,也許讀過健康教育或生物,也許在輔導活動課上討論過「國中生該不該談戀愛」,大家哄笑過一陣,隨後就忘了。高中女生運氣好的,可以在護理課遇到肯多教一些的老師,但是「質」跟「量」都不見得讓人滿意;高中男生就可憐了,什麼都沒有,只好自求多福,看A片、A網去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關鍵字: 性教育兩性教育青少年避孕
文未完,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大家健康》雜誌網站會員登入可線上瀏覽全文。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